首頁  >  會員之窗  >  會員動態
會員動態
杭汽輪集團:改革創新鑄就輝煌 “大國重器”揚帆出海
發布時間:2019-06-27
       從1958年在杭州半山破土動工至今,杭州汽輪動力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杭汽輪)已經邁入全球工業汽輪機生產的第一梯隊,實現與西門子、三菱等這些具有百年歷史的國外公司同臺競爭。  
  能夠完全按照客戶特殊需要量身定制工業汽輪機,可生產品種達800多個……這背后,一次又一次的艱辛探索鑄就了燦爛輝煌,一輪又一輪的改革創新激發了內生活力。  
  “杭汽輪的基因和骨子里,始終有一種求變、求新的因子,這是一種寶貴的精神和文化。正是這種‘不安分’的因子,讓杭汽輪一步一步取得了成功。”杭汽輪集團董事長鄭斌說,步入科技創新和產業變革時代,杭汽輪集團依舊匠心獨具加大技術研發,正挺進5G應用新藍海。  
  與國家發展“同頻共振”  
  杭汽輪的故事從61年前說起。  
  1958年,為了盡快改變物資匱乏的狀況,當時的浙江省人民委員會批準在杭州半山北郊興建杭州汽輪機廠,這便是杭汽輪的前身。當年10月20日,該廠開始破土動工,鄭斌的父母正是當時的“墾荒者”。  
  “聽老一輩人講,當時半山還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蕪地,那時也不像現在,有專門搞基建的施工單位,很多時候都是員工們自己干,白天在車間干活,晚上或者節假日還要加班加點進行義務勞動,搞廠區建設。”鄭斌告訴筆者。  
  據鄭斌介紹,當時半山的交通十分不便,許多杭汽輪的員工們,為了避免從市區到廠區來回跑,便舉家搬到了廠區的簡易員工宿舍里,在那邊扎下了根,這一扎就是二三十年。  
  然而,正是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下,杭汽輪不僅順利地完成了廠區建設,還以最快的速度制造出了浙江省首臺750千瓦電站汽輪機。當時,來自捷克的汽輪機專家到杭汽輪參觀,看到簡陋如大作坊的廠房、設備造出的汽輪機如此不簡單,鼓勵贊嘆道“茅草棚里飛出了金鳳凰”。  
  雖然在短時間內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在汽輪機這個細分領域,當時杭汽輪的地位還并不凸顯。上海汽輪機廠、哈爾濱汽輪機廠、四川東方汽輪機廠……細數全國各地的汽輪機廠,沒有一個名氣不比杭汽輪來得響亮,“不安分”的杭汽輪人開始了求變。  
  “我們通常說的汽輪機,可以分為發電用的汽輪機和工業用的汽輪機。雖然都是汽輪機,但兩種的技術要求、產品特性都不一樣。工業用的汽輪機生產要求、管理難度、技術標準都要比發電汽輪機要高,是定制產品。每一臺套都要根據用戶的特殊需要進行單獨設計。”鄭斌告訴筆者,在改革開放前的計劃經濟體制下,工業汽輪機反而是許多同行不愿意去觸碰的東西。  
  杭汽輪卻反其道而行之。上世紀70年代初,杭汽輪老一代的領導人、技術人員就達成了一個共識:國家已經有那么多具備一定生產規模、擁有一定生產技術的汽輪機廠,我們如果繼續沿著發電汽輪機的路子走下去,未來的路只會越來越窄,一定要做工業汽輪機,和同行們走差異化的發展道路。  
  慶幸的是,杭汽輪不久便迎來了機遇。1973年,通過向境外出售多年農產品,中國積累了43億美元,國家領導人指示機械工業部用這寶貴的43億美元購買國際上最先進的工作母機,并要求國內企業使出渾身解數消化、吸收國外企業的新技術。  
  基于在工業汽輪機領域有著初步實踐,杭汽輪被指派與德國西門子汽輪機展開合作,引進最新技術和設備。經過多輪談判和爭取,西門子允許杭汽輪獲得部分設備運行程序的源代碼。  
  至此,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來臨之前,“不安分”的杭汽輪人就已經喝到了引進國際先進技術的“頭啖湯”。  
  1981年,剛剛高中畢業的鄭斌,滿懷著憧憬與期待,如愿成為了杭汽輪工廠總裝車間的一名正式員工。當時,改革開放的東風剛剛吹進全國各地,杭汽輪也迎來了檢驗是否成功消化引進技術的關鍵時期。  
  “我進廠的時候,廠里正在制造一臺生產編號為T6003的產品。這是一款考核產品,考核我們引進西門子技術成不成功,西門子方面對我們認不認可。”鄭斌回憶道。  
  根據鄭斌回憶,這臺機子一共裝了兩年多,員工們一邊制造,一邊對產品的生產標準、技術要求進行熟悉。經過艱難地摸索,這臺汽輪機最終試制、驗收全部合格。這也意味著,杭汽輪獲得工業汽輪機生產的準入通行證。  
  邁過工業汽輪機生產的門檻以后,杭汽輪在技術領域的突破,讓許多同行感到了吃驚。  

  據鄭斌介紹,杭汽輪和西門子曾簽訂過兩個十年的技術合作協議,隨著杭汽輪的快速發展,西門子開始轉變策略,提前終止了第二個十年合作協議。此后,杭汽輪開始走上了自主研發之路。  

  前不久,杭汽輪在大連恒力公司應用于大型石化項目的特大型汽輪機設備招標中,再一次打敗西門子中標,目前已完成試車。  
  鄭斌表示,回望杭汽輪的發展歷程,正是與國家發展、改革開放“同頻共振”。  
  用改革創新鑄就輝煌  
  如果說憑借艱難探索突破技術瓶頸,讓杭汽輪賺到了“第一桶金”,那么持續不斷的改革創新,則是其在日益激烈的競爭環境中逆流而上的“秘訣”。  
  在剛剛結束的2019年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周,杭汽輪集團與浙江移動、浙大等單位合作研發的5G三維掃描建模檢測系統,在余杭未來科技城夢想小鎮的主會場展出,這是省內首批5G工業互聯網應用成果之一,也是5G技術在離散型工業應用中的典型成果。  
  “工業汽輪機屬于非標定制產品,每一臺都是根據實際應用場景來‘量身定制’的,所以要求我們有非常強的設計研發能力。”杭汽輪公司工業透平研究院副院長董太寧表示,5G三維掃描建模檢測系統能夠大幅提升公司設計研發的效率。  
  筆者在杭汽輪的車間里看到,在5G三維掃描建模檢測系統的幫助下,車間工作人員只要用一臺精密的電子掃描設備,對需要檢測的設備進行立體掃描,掃描設備連接的電腦上,就會同步生成實體掃描的三維模型,并自動判斷產品誤差率是否在正常范圍內。  
  車間負責人告訴筆者,葉片是工業汽輪機的核心零部件之一,杭汽輪根據客戶需求“量體裁衣”制造的葉片外形結構復雜,精度要求極高,以前傳統的檢測程序需要人工與設備結合進行,一個葉片的檢測時間需要2~3天,使用該系統檢測后,只要3~5分鐘。  
  回望風雨兼程的61年,杭汽輪的改革創新一輪接著一輪。這種創新不僅體現在技術研發上,更體現在體制機制變革上。  

  在技術研發上,早在2007年,杭汽輪就成立了中央研究院暨中國機械科學研究院——杭汽輪集團聯合研究院,整合了集團內外部的技術資源,加大、加深企業“政、產、學、研”相結合的力度。同時,杭汽輪以每年10%的速度提升科技研發投入,并定期召開科技大會,表彰在公司技術創新及產品開發工作上取得優異成績的項目和人員。  

  而在體制機制改革上,杭汽輪的步伐也從未停止。1987年,杭汽輪招標選聘經營者試點成功;1992年,不遺余力推進內部改革,并于年底成立杭州汽輪動力(集團)有限公司;1991年,首次引進外國智力,并獲浙江省“八五”引進外國智力重大項目成果一等獎;1992年,“一炮打響”進入夢寐以求的鍋爐給水泵汽輪機領域;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召開后,杭汽輪積極響應,最終入選全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試點100家企業名單;1998年,杭汽輪B在深交所上市;2003年,完成了下屬十多家分子公司“分立式”改制任務,發力擴大產能,進軍海外市場;2015年開始,壓縮過多的管理層級,剝離了效益差、非主業資產,實現“瘦身強體”。  
  前年,浙江啟動實施推進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的“鳳凰行動”計劃,杭汽輪下屬的熱聯、輔機、鑄鍛名列其中。目前,杭汽輪正積極幫助這些具備條件的分子公司在新三板、中小板、創業板、戰略新興板等上市,提高資產證券化水平,為后續的發展、全球化提供融資通道。  
  讓“大國重器”  
  揚帆出海  
  工業汽輪機被譽為裝備制造業的“皇冠”,這些重大裝備的核心部件對整個國家發展的戰略地位影響深遠,是國之重器。當前,憑借著在這一領域核心技術上不斷取得突破,杭汽輪工業汽輪機年產量已經占全球產量的20%左右。  
  其中,杭汽輪憑借著代表“中國制造”的優秀口碑,取得了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的眾多訂單。  
  這兩年,杭汽輪工業板塊還迎來了史上最大的訂單量,以大連恒力、浙江石化等為代表的世界級超大型石油化工項目已累計超過10億元的訂單;商貿服務業務板塊也闖出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業務拓展實現亞、非、拉美布局,進出口、轉口、內貿多面開花。  
  財報顯示,2017年杭汽輪海外市場增長顯著,海外訂單達到5.2億元,較2016年增長7成以上,獲得了尼日利亞丹格特、中國臺灣以及越南的項目。鄭斌表示,杭汽輪也在巴基斯坦尋找市場機會,并計劃在亞洲、南美或非洲多布幾個點。  

  然而,杭汽輪前進的步伐卻從未停止。  

  “眼下,在我們杭汽輪流行著一句話,叫作皇冠我們已經有了,但是還差一顆明珠。”鄭斌說。  
  據了解,鄭斌口中的這顆明珠便是燃氣輪機,是目前全球最高端的先進裝備制造業的代表產品,其制造技術僅掌握在美國、德國、日本等少數的發達國家手上。  
  2003年,杭汽輪與日本三菱公司在小型燃氣輪機M251S開展合作,開啟了燃氣輪機市場的拓荒之路。2006年,杭汽輪與三菱重工合作生產的首臺燃氣輪機出廠,標志著公司制造史上“新紀元”的開啟,也是浙江省燃氣輪機制造史的開端。  
  2017年,鄭斌接棒杭汽輪集團,又定下了新的發展目標,“要通過8到10年的時間,充分利用各方資源,研發、制造出國產燃氣輪機。”目前,杭汽輪已經成立了由60多人組成的燃氣輪機研究所。2017年,杭汽輪還完成與西門子技術合作協議的最終談判與簽約,全面開啟中小型燃氣輪機配套國產化工程。  

  技術創新,永不止步。今年底,杭汽輪將搬入位于杭州錢江經濟開發區的新廠區。鄭斌相信,公司將在這里迎來更加輝煌的明天。

來源:浙江日報

排列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