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動態  >  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產業綜合體,如何集聚創新資源
發布時間:2019-06-13
       今年一季度,浙江經濟交出了“好于預期、好于全國、領跑東部”的“三好成績單”。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傳統制造業與新動能產業“雙雙走高”。其中,全省17個傳統優勢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1%。一系列信息顯示,持續推進的傳統制造業改造提升行動,正日漸顯現成效。  
  中小企業量大面廣、塊狀經濟集聚發展,是浙江經濟的顯著特色。然而,近年來,隨著發展方式的轉變和技術更新的加快,中小微企業面臨的技術水平偏低、品牌實力較弱、行業話語權不高、融資難融資貴等瓶頸制約日益突出,迫切需要系統集成的創新公共服務。  
  2017年,浙江啟動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建設,試圖通過創新資源要素的整合,破解產業發展面臨的關鍵共性技術難題,營造高層次產業創新生態。按照部署,到2022年,全省將建成300個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實現傳統塊狀經濟、現代產業集群的全覆蓋。  
  近兩年時間里,浙江已創建、培育各類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168家,其中省級65家。眼下,綜合體建設正從全面啟動、重點突破,向整體推進、全面發力邁進。  
  這些承載浙江傳統產業改造提升希望的綜合體,如今建設運行得怎么樣?為各地產業發展帶來了哪些變化?在創新資源的集聚整合上還有哪些不足?近日,本報記者奔赴余杭、柯橋、諸暨、嵊州、椒江等地調研走訪。  
  聚焦共性技術難題——  
  創新能力提升還需加速  
  提升創新資源的集聚度、補足中小微企業創新能力不強的短板,是建設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的核心要義。  
  記者在杭州、紹興、臺州等地調研發現,各地在建設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過程中,通過整合、下沉、引進等方式,不斷積聚創新資源,已經開始有針對性地破解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共性技術難題。  
  家紡行業素有“好布出余杭”之說。這里生產的中高端裝飾面料,年產值達260億元,產銷總量占全國30%以上。  
  近年來,隨著用戶需求的多樣化,市場對面料提出了更多功能性要求:防菌、防霉、防水,甚至要釋放負氧離子。然而,在余杭家紡行業中,設有研究院、能研發功能性面料的企業只有3家。  
  為滿足中小微企業的研發需求,余杭家紡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專門設立“家紡新材料研發共享技術中心”,購置聚合中試裝置、復合紡絲實驗裝置、固相增粘實驗裝置等設備,還引進了一名海歸博士負責運營管理,目前正在推進負氧離子材料的應用。  
  “中心完全對外開放,中小企業既可以用這里的設備自己搞研發,也可以委托中心,進行合作研發。”余杭開發投資集團副總經理粟敏說,依托研發共享技術中心,綜合體還將引進院士工作站、研究所等機構,建設新材料產業化孵化基地,目前已引進孵化企業3家。  
  諸暨市大唐鎮被稱為“國際襪都”,這里每年生產的襪子總量,占全國70%以上,占全球三分之一左右。但近年來,在傳統襪業轉型過程中,設備上新難、用工成本高等問題,日益困擾著大量中小襪業企業。  
  能否在不淘汰原有襪機的前提下,通過智能化改造,實現生產效率的大幅提升?如今,在諸暨大唐襪業創新服務綜合體里,浙江紡織襪業研究院正在研制一套“智能化柔性襪品自動化生產線”,將原有的點狀生產設備,用傳輸帶、機械臂進行物理連接,并用智能化軟件進行系統管理,“中小微企業使用這一設備后,預計可以減少三分之二用工量,產量卻能成倍提升。”研究院院長金京說。  
  記者在調研走訪中發現,近兩年時間里,盡管各地都在加緊整合創新資源,但這些綜合體在聚焦共性技術難題、提升區域創新能力這一核心作用的發揮上,仍有待進一步提速。  
  在浙南某地,一家列入全省首批創建名單的綜合體,直到去年底才正式揭牌運行;當地與省內名校共建研究院,作為破解共性技術難題的主要載體,但直到今年5月中旬,該研究院尚未開始研發創新和技術攻關。  

  這種情況并非個例。在記者重點調研的8家省級綜合體中,有6家已經著手破解行業共性技術難題,但已有初步創新研發成果的僅有2家,多數仍處于創新平臺、高校資源的商談、引進過程中,距離創新技術的成型、應用,尚需時日。  

  解決公共服務堵點——  
  “一站式”服務正在集成  
  在杭州余杭藝尚小鎮,匯集了設計師眾創空間、版房中心、面料展示區、共享智慧工廠、智慧門店、產業數據展示中心等眾多功能的服裝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自去年6月運行以來,已經接待了各類參觀考察團隊不下50批次。  
  “我們就像一個插線板,將創意設計、品牌孵化、檢驗檢測、金融投資等各種服務,全部接入進來,打通全產業鏈的信息流、業務流,實現服務功能的集成。”綜合體運營商“億商智能”總經理狄彪說,通過產業互聯網平臺的打造,綜合體的線上注冊用戶已達1755家,線下則集聚了560余家企業,服務覆蓋面達20萬平方米。  
  通過各類資源的高度集成,解決中小企業公共服務堵點、痛點,這是各類綜合體承載的重要功能之一。記者調研發現,與共性技術難題的破解相比,公共服務的集成相對容易,各地的成效也更加顯著。  
  在紹興市柯橋區,沿著金柯橋大道,一條長約5.5公里的“創新服務帶”正在形成:去年10月,由米蘭華夏集團運用的“時尚秀場”正式進駐;今年初,中國女裝面料運行趨勢研究院開業;3月底,國家技術轉移中心東部中心紹興分中心簽約入駐;4月,西安工程大學紡織創新研究院正在加緊裝修;5月底,柯橋與江南大學合作的產業技術轉移中心揭牌……  
  “柯橋原有的紡織服務平臺,只能提供單一的技術研發和簡單的檢驗檢測,已經滿足不了產業發展需求。”柯橋區科技局合作科副科長傅玲紅說,“創新服務帶”成型后,這個現代紡織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不僅將匯聚國內各大高校的研發團隊、國外高端創新人才,還將集聚歐洲設計師、國際面料流行趨勢分析、時尚秀場等資源,“到時候,紡織企業可以在這里獲得從面料到生產、檢測、發布的全鏈條服務。”  
  對于一些新興產業集群而言,這種集成化、一站式的服務,對于產業發展的撬動作用更加明顯。  

  在臺州市椒江區開發大道北側,智能馬桶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占地僅2600平方米,但從去年12月運營以來,這里已入駐各類服務商31家、創新團隊11家、線上服務商208家。不到半年時間,綜合體已為智能馬桶企業服務1431家次,實現技術對接、項目合作14家100多項,僅一季度就為50多家企業開展300多批次檢驗檢測服務。  

  在諸暨山下湖鎮,依托華東國際珠寶城搭建的珍珠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已有87家企業入駐。針對中小微珍珠企業缺乏銷售渠道、同行競爭嚴重等痛點,綜合體通過與淘寶網等平臺的對接,為入駐企業提供“流量加持”,“去年11月底到現在,入駐企業的銷售額同比增長50%。”綜合體負責人袁小鵬說。  
  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拆除“籬笆墻”仍待聯動  
  構建簡約高效的創新服務機制是建設綜合體的重要內容。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拆除阻礙科技成果產業化的“籬笆墻”,打通從科技強到產業強、經濟強的通道。  
  記者調研發現,在產業創新服務綜合體建設過程中,各地廣泛引進高水平大學和科研院所,科技與產業深度融合的趨勢正在加速形成。  
  在諸暨設立浙江紡織襪業研究院后,西安工程大學啟動了高校教師進企業創新實踐活動,連續4年來,每年派出40多名教師,到上百家襪業企業開展創新實踐,學校規定,青年博士以上教師入職以后,第一年必須到諸暨襪業企業實踐一個月以上。  
  “教師進企業,首要任務是摸清企業真實情況,把他們的需求帶回來。”浙江紡織襪業研究院院長金京說,這項創新實踐活動,并不需要企業承擔費用,一應開銷由研究院和當地鄉鎮一起支出,“只有真正扎根下來,企業才會把你當自己人,告訴你真實的需求。”  
  一些關鍵技術的突破,就得益于這種“扎根式”的實踐。2016年,學校派教師進企業實踐,前期征求企業需求時,浙江華詩秀紡織有限公司提出,需要品牌設計方面的人才。“我們按照公司的需求安排了老師去,結果待了一段時間后發現,公司正在研制一款新襪機,準備生產沒有線頭的3D立體襪子。”金京說,由于缺少專業人才,企業搗鼓了幾年仍然沒有成功。了解到這一需求后,研究院馬上抽調學校自動化專業的老師,到企業幫助研發。不到一年,這款3D立體編織襪機就成功研發出來了。  

  經過數年的深度對接,西安工程大學與諸暨襪業產業之間,正在搭建一條產學研合作的封閉鏈條。除了教師進企業外,學校還安排大批學生,到諸暨襪業企業進行為期半年的畢業設計、為期1個月的生產實習,“高校和企業的深度對接,不僅提升了學校科研成果的產業化水平,也加速了當地企業技術難題的攻關,極大地提升了生產效率。”金京說。  

  眼下,我省塊狀經濟和產業集群已呈現出跨區域發展的特征。  
  建立產業互聯網平臺后,余杭服裝創新產業服務綜合體今年又對外拓展了3個線下園區,“線上一張網、線下N個園區”的格局正在形成。  
  “我們很希望將這種模式,在全國服裝類產業集群里推廣。”狄彪說,從產業發展角度看,集聚度越高則效率越高,因此互通才能共贏,“浙江有很多塊狀產業集群,童裝、毛紡等都屬服裝類,前端原料、后端銷售等環節完全可以打通,整合到同一個平臺上。”  

  綜合體的建設不能畫地為牢,搞“關門主義”。但記者在調研中也發現,這種制約創新資源跨部門、跨區域聯動的“籬笆墻”仍然存在,聯動的局面尚未形成。狄彪記得,省內某服裝類產業集群先后4次前來考察學習,最終還是決定單獨做。他希望,各地能盡可能打破行政壁壘,盡快完善創新資源協作共享的體制機制。

來源:浙江日報

排列3开奖